蝙蝠团团er

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圈名鬼君。
对象玻璃猹

禁欲系小师叔敬上!
老福特滤镜太棒了!
🌹🌹🌹

“先生,请问您要来点儿兔子吗?”

“...那幼稚园小盆友要不要?”

奈布,你的心心掉了。

在杰克先生手里揣着呢♪

笑眯眯的哼着小曲儿。

“想要?先给杰克先生一个亲亲吧?”

第一次把头发扎起来穿jk
对比一下嘿嘿嘿。

※杰佣向

※雷慎入

※根据图梗改编

      “There is nothing that time can't solve.”
     
      “however”

      “游戏结束。”勾起嘴角愉悦极了,爪子扯住人的衣服揪住人不放,难得今天出门第一次如此顺利,将乱跑乱闹的求生者们一个个送上椅子。恩...这是最后一个了。
      
       绿油油的外套遮住了人的脑袋,心下觉得好奇,这人倒是看起来眼熟的多,伸手从人腿下穿过一把抱起。

      “哟,小奈布,你今天又来啦?”眨眨眼睛将人小心翼翼的放下。

      “Step on it。”扭头装作没看见人的样子背着人伸手一指给他指明方向。“反正你们输了,少你们一个杰克先生也不会掉一根毛。”见人呆愣的望着自己顿时挥动爪子凶他。“干什么干什么!让你走你不走,杰克先生现在不想放你走了。”一把将人抱起随手找了个狂欢椅将人绑在椅子上,站在一旁静静的等着时间流逝。

      “咳咳。”装作咳嗽终于引起人的注意,挥爪在人眼前晃晃哼起了小曲儿。“难得杰克先生今天有空,就让你听听杰克先生新学的小曲儿吧!!!”

      在人面前后退几步保持距离,挺胸抬头收腹模仿标准的歌唱姿势。

      “恩....Listen to my singing!!!”见人无奈的望向一边重新将人的注意力转移回来再次站好。“杰克先生现在要开始唱歌啦——”

      将爪子放在胸前转转眼睛思考着该唱什么小曲儿讨人喜欢,思考良久觉得或许这首他会喜欢。

      “我滴家在东北——”

        
      “松花江上啊——那里有满山遍野,大——豆——高——粱——♪”   

       还没有唱完就被小奈布打断。“你是认真的吗?”见人又开始不安分的挣扎凑过去又给人绑紧一些。“怎么,不好听吗?杰克先生刚学的,那小奈布想听什么呢?”一脸期待的上下打量着人,或许是被自己的目光盯着不太舒服,小奈布轻咳一声缓解尴尬气氛。“总之换一首。”

     无奈不知道为什么人不喜欢这首歌,毕竟是自己新学的可能他不适应吧?顿了顿给他换一首继续唱。

        “老张开车去东北,撞啦!”

        “...下一首。”
      
        “我在东北玩泥巴♪”

         听人无奈的叹气以为是自己唱的不好略有委屈的垂眸不去看人。“为什么要对东北这么执着 ?”“杰克先生最近新学的曲儿就这几首。”委委屈屈的蹲在人面前伸出其中一根爪子在地上无辜的画着圈圈。

         突然想起什么猛的站起身来拿出自己身后拐杖的玫瑰递给人。“老妹儿啊——你等会儿啊!咱!俩!破!个!处!呸!破!个!闷!儿!吧!!!”

        将玫瑰郑重的塞给人隔着面具满满都是讨好之色的将人送走。

        “甘霖娘!!!你呀的杰克!!!你脑子有病吧!!!!”




b.希望画这个图片的太太看见了这篇戏请不要嫌弃的抱走!无意中看见这个图片非常喜欢。找来找去还是没有找个这个太太,如果有认识的请让他过来看!!!

写的不好但是还是请收下。

对没错就是写给这个太太的!!!

庆祝一下终于破了十个粉丝。

真不容易啊💦💦💦

懒。

懒得写文。

困困=_=。

园丁:“我对象敢吃si!!!”

佣兵:“我对象也敢吃si!!!”

杰克:“我不敢!!!”

b.最近挺流行这个梗的,试试? @玻璃猹

※开膛手杰克

※不喜慎入

※ooc

        “我在此发誓我图谋不轨。”


        blood,Rose,popular tune。是杰克先生最喜欢的东西。当然,还有那些调皮的小王八犊子与那些好看的小姐们,美丽英俊,脆弱易碎。


       麻绳,匕首,信件,构成了我现在犯罪的工具。这大概,是我勒死的第五个小姐了吧。她脸色苍白的过分,眼球格外突出,软舌也伸了出来,但被我塞了回去——女孩子嘛,太难看就不好了。

      拿出被静置在一旁许久了的磨刀石,屈指握住刀柄,斜放在磨刀石上开始磨着匕首。一声一声刺啦在安静的空气中分外刺耳,这匕首放在锦盒里许久不用,倒是迟钝了许多。

      起身将身体略微僵硬面容依旧美丽的小姐抱到床上摆弄她的身体使她以一个自然的姿势平躺,看起来倒是安详至极。可惜这位漂亮的小姐已经死了——被开膛手杰克勒死的。现在呢,要开膛破肚了。哦天哪,真可怜。

      “尊敬的小姐,遇见我真是你的荣幸。”伸手抚摸着人精致的脸颊,低头略一凝视便在人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拨开那张精致脸庞额前的碎发沉思如何下手——若是不小心划错了,那便不好看了,倒反而没有了收藏的价值。

       “I will love the deep love you love.”装模作样的单膝下跪轻哼着悠闲的小曲儿。做完一系列动作才重新拿起泛着金属光泽的匕首划向有着完美曲线的天鹅颈,旋转着匕首在上画了朵盛开的玫瑰。

      “天哪,简直是上帝赐予我最完美的画布。”唇角略上扬欣赏完美画布上的杰作,满意至极。索性在人的锁骨延伸上带刺却又迷人的藤蔓,金属的冷光使得血色藤蔓一直到了略微僵硬的腹部。冷清的灯光下匕首的冷光停在了腹部,略一停顿仔细打量这完美的作品,手上慢慢发力刺破皮肤,白皙皮肤上渗出血水,手上慢慢发力尽量使作品不出现任何瑕疵。哦天哪,可怜的小姐。眉头皱起看着腹中肮脏又恶心的东西,又到了自己最讨厌的环节——清理出那些肮脏的东西。床上和笔挺西装上沾染了秽物,这可真是令人难过。对于一个绅士来说,一身完美的西装就是一切,不不,没有西装的杰克先生,看起来太滑稽了。

      用看起来黏腻而又恶心的木桶接出腹腔内余下的血浆,沾染了污秽的手抱起那具毫无生机的躯体,特意给她换上的白色纱裙也被污血染红。犹如花园里的那玫瑰花一样,红的妖冶却又不失纯洁。把人放在花丛中放置的躺椅上,尽量使她看起来像是在小憩,把木桶中暗红色的血液倒进古典雅致的黄铜色浇花壶中,慢慢淋撒进花丛,在玫瑰花瓣上慢慢滑动着,直到深入泥土——再也不见。

      玫瑰是我养了许久的,自我开始杀人便开始养了。本以为养不久,却不想用这鲜血浇灌,长势一日比一日更好。回头看着在躺椅上安静沉睡的躯体,站定深思过后终究还是坐在人旁边,看着她美丽容貌轻声安慰。

        Don't worry, Mr. Jack will bring you a companion.

※杰佣向

※abo设定

※ Alpha杰xOmega佣

※雷慎入

※ooc

     其实佣兵先生,他是个致命的Omega,但是他注射了强烈的抑制剂,只要受伤严重,他就会直接进入发情期并散发出这些甜美诱人的信息素。这对Alpha来说,他们会捕捉这股味道的来源,然后标记他,但在受伤又处于发情期的佣兵先生,无疑是致命的,他会死的。

      退役后他参加了一场庄园游戏,胜利的奖金足以让他挥霍后半辈子,渐渐的他摸清楚了监管者的门道,至少在他们眼皮底下救人都没问题。

       除了。

       那个杰克先生。

       他太狡猾了,放了捉捉了放,仿佛在戏耍他,气的他每次都忍不住要撕了他,当然他试过了。费劲。

        他偷走了杰克先生的一只玫瑰,杰克先生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继续带着他那少了一朵艳丽玫瑰的拐杖。

        “准备开始了,佣兵先生。”医生小姐坐在他旁边瞅见他走神好生提醒他。他点点头伸手扯了扯帽子遮挡住自己的脸颊耐心的等着游戏的开始。今天...监管者是杰克吧?

        他失算了。破荒天的一降落就站在了监管者面前,这股陌生的气息告诉他,不是杰克。是班恩,那个鹿头先生。

        擦。他忍不住爆粗口想骂人,大抵是佣兵的缘故,他瞬间反应过来了,迅速伸手扒住窗户跳了进去逃跑,即使这样,他还是错防不及的背部被捅了一下。

       他缩卷在角落躲了起来,外面监管者还在不停的寻找他。

        糟糕。

        受伤加发情。

        常年打抑制剂的他使得现在突然受伤促使他直接进入到了发情期,他开始喘息。

        发情热促使着他将衣服敞开在冰凉的地上缩卷,脑袋越来越迷糊开始变的不清晰,他希望人接受他,渴望人紧紧的拥抱他。他开始翻滚,试图解脱这股燥热。

         “恩?小奈布,你受伤了?”熟悉的声音迫使他睁开眼睛,看见了自己期待很久的人如今正站在自己面前。

          “哈...混蛋,你去哪里了?”奈布喘息着费力撑起身子伸手扯他衣角。

          “杰克先生刚刚没按时回来,让班恩替了下班?恩?你发情了?!”Omega香甜诱人的信息素使杰克眸色暗了下来,蹲下来将人抱紧搂在怀里。本能捕捉猎物的反应瞬间爆发。Omega的味道太过香甜,使杰克想狠狠的占有他,侵略他。

        “杰克先生...。”嘴里不停低喃重复的喊了人的名字,空中弥漫的信息素渐渐扩大。杰克先生如果不动作快点儿,他会被其他人标记的,但,怀里的人也会失血过多而死,顿了顿终将人衣服褪下。

        占有,侵略,标记。一次又一次的贯穿他,整个庄园只剩他们两个呻吟喘息,十指相扣紧紧的相拥在一起。沉沦。

        奈布难得的往杰克先生怀里拱了拱窝着,眼中难得一丝清明,但失血过多仍使他虚弱至极。

       “别担心,他们都走了。”杰克先生搂人的手又紧了紧,害怕人聪眼前离开,他明白,放跑了所有人的监管者将在白天死去,至少还有怀里的陪着,还算不赖。

        第二天庄园照例开始游戏时,园丁小姐和其他人发现了他们。

         他们相拥在一起安详沉睡。

----------------------------------------

b.猹猹可以试试画这个梗,我觉得特别好吃。也算是高考结束的庆祝吧💕 @玻璃猹